五月天言情小说 > 老男人的小老婆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 页

 

  楔子

  第一次见到苏伊棠是在林月芽五岁那年。

  林月芽已经忘了当时的具体情况,却将那个笑容阳光、面容俊朗、高大颀长的少年牢牢记在心头,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清晰和深刻。

  那一天,阳光明媚,空气清新,她努力抬高了脖子也看不到苏伊棠的脸,苏伊棠轻笑出声,缓缓地在她面前蹲下,温暖的眸光和林月芽好奇的目光相遇。

  苏伊棠伸出修长的手掌,“你好,我是苏伊棠。”

  第1章(1)

  林恩松的父母在他十五岁那年车祸去世,留下的财产和车祸索赔正好可以供他到大学毕业,之后,他就开始在左邻右舍的照顾下生活。

  人不风流枉少年,样貌英俊、幽默风趣的林恩松早早就开始交女友,生命中的女友已经无法准确计算数目,他常常说,他有一颗漂泊的心,无法在一个人、一个地方长久停留。

  二十岁那年,林恩松正准备出门去上课时,在门外看到了一个被毛毯紧紧包裹的小女婴,嘤嘤哭泣的小女婴被他一抱起,即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挂着泪珠的脸颊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,和林恩松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,而且她的繦褓里还有着他某一任女友的信,说明这个小女婴是他的女儿。

  也许是父女天性,林恩松从第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小女婴,开始做笨拙的小爸爸,因为小女婴笑起来眼睛会弯成下弦月,林恩松为女儿取名林月芽。

  林月芽很乖、很爱笑,林恩松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,一边抚养林月芽,一边完成学业。

  二十二岁林恩松大学毕业,林月芽也已经两岁了,她有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和胖乎乎的脸颊,是社区里人气最旺的小朋友。林恩松报名参加了教授的非洲角马研究专案,执意带着女儿一起去了坦桑尼亚,将林月芽寄养在恩戈罗大草原附近的当地人家,虽然当地的生活条件比台北差太多,但起码他每个月都可以见到女儿两、三次。

  林月芽与非洲小孩子一起在草原上奔跑长大,和都市里长大的孩子不同,她的皮肤黝黑,身体健康,她拥有着非洲独有的原始野性和热情,她和非洲的小孩子一起跳土著舞,像是生活在天地间的精灵一般快乐。

  三年后,非洲角马的第一期研究专案结束,林恩松带着林月芽返回台北,在大学社团的协助下,展开了一系列的演讲与分享,在活动中与热衷野生动物保护的苏伊棠一见如故,林恩松和当时十七岁的少年苏伊棠成为忘年之交。

  林恩松在准备离开台北,再次远赴非洲进行研究项目的第二阶段前,带着女儿见了他的新朋友。

  林月芽在回到台北的日子里,一直待在邻居家,虽然只会简单的英语和中文,她却一点都没有不适应环境的迹象,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中,过得如鱼得水,而她的开朗、热情、活泼、聪明、可爱的样子,更迅速地赢得社区最受欢迎小朋友的第一名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